产品服务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从美突然断供来看90年代国有传统制造工业的改革之殇

从美突然断供来看90年代国有传统制造工业的改革之殇

  • 分类:公司新闻
  • 作者:罗旋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7-30 08:53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 2020年是整个世界的多事之年,从年初新冠疫情开始至今,又陆续发生山火、蝗灾和洪涝。与此同时,中国更是面临美国进一步的全方位打压,最新的消息是新浪潮被Intel突然宣布断供CPU,作为国内占比第一的服务器提供商,失去服务器核心元器件,可以说整个江湖地位变成了空中楼阁,企业基础被乾坤大挪移,目前不知如何应对。同时,华为也面临着供应商无法提供高端5纳米芯片的窘境。尚且还不知美国更进一步的无赖手段,结合之前被美国列入的22所中国机构制裁名单,这所有的一切都表明美国已经开始全面“金融技术战争”,即使不惜使用七伤拳,都要遏制并击溃中国,而最先被迫参与战争的则是中国的制造业。

从美突然断供来看90年代国有传统制造工业的改革之殇

【概要描述】 2020年是整个世界的多事之年,从年初新冠疫情开始至今,又陆续发生山火、蝗灾和洪涝。与此同时,中国更是面临美国进一步的全方位打压,最新的消息是新浪潮被Intel突然宣布断供CPU,作为国内占比第一的服务器提供商,失去服务器核心元器件,可以说整个江湖地位变成了空中楼阁,企业基础被乾坤大挪移,目前不知如何应对。同时,华为也面临着供应商无法提供高端5纳米芯片的窘境。尚且还不知美国更进一步的无赖手段,结合之前被美国列入的22所中国机构制裁名单,这所有的一切都表明美国已经开始全面“金融技术战争”,即使不惜使用七伤拳,都要遏制并击溃中国,而最先被迫参与战争的则是中国的制造业。

  • 分类:公司新闻
  • 作者:罗旋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7-30 08:53
  • 访问量:0
详情

2020年是整个世界的多事之年,从年初新冠疫情开始至今,又陆续发生山火、蝗灾和洪涝。与此同时,中国更是面临美国进一步的全方位打压,最新的消息是新浪潮被Intel突然宣布断供CPU,作为国内占比第一的服务器提供商,失去服务器核心元器件,可以说整个江湖地位变成了空中楼阁,企业基础被乾坤大挪移,目前不知如何应对。同时,华为也面临着供应商无法提供高端5纳米芯片的窘境。尚且还不知美国更进一步的无赖手段,结合之前被美国列入的22所中国机构制裁名单,这所有的一切都表明美国已经开始全面“金融技术战争”,即使不惜使用七伤拳,都要遏制并击溃中国,而最先被迫参与战争的则是中国的制造业。

这一切仿佛开始于中国提出2025产业升级、智能制造的那一刻,无数专家学者都倾向于认为美国为了扼杀中国2025规划而担心失去领先地位所发动的一系列全方位打击,从而导致我国现有的各种被动局面。当打击来临时,我们忽然发现居然有如此多的弱点掌握在敌人手里,美国的任意一把杀手锏都仿佛击中了要害,而我们仅有的反制措施除了农产品还是农产品,基本没有与之战略层级相对应的反制手段。那么为什么我们的基础制造业存在如此多的弱点呢?当然,我们可以推脱于全球化产业链所形成的不同分工,中国仅作为制造业的末端,所以导致中国制造业容易在上游受制于人,然而这就能解释一切吗?并不能。其实在笔者看来,这一切完全可以往前追溯至九十年代开始的全国企业改制时期。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中国刚摆脱短缺经济,由于长期受计划经济思想的束缚,国有企业盲目扩产导致大面积亏损,多数行业的产能利用率不足40%,国有企业发展举步维艰。为了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健康发展,减轻政府负担,政府采取了一系列调控改革政策对国有企业实施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改革迅速且激烈,笔者作为长沙人,长沙的改制企业中做的较为成功的有通程集团,友阿集团,九芝堂等。然而对于传统工业的改革改制则变成了企业之殇,曾经长沙有大大小小的传统知名制造工业几十家,例如湖南机床厂、长沙重型机器厂,长沙拖拉机配件厂、长沙化工机械厂、长沙机床厂、长沙铸造厂、鼓风机厂、长沙水泵厂等等等,实行改制二十年后,如今全都销声匿迹,失去了往日荣光,绝大部分沦为房地产开发用地,留下了一地鸡毛。然而,这是为什么呢?其实道理很简单,作为商业、服务企业在改制后,能够摆脱传统国有企业的桎梏,进而迸发新的经济活力,他们根据人民生活的提高而改进产品创造营收,毕竟消费级商业与服务业没有技术壁垒,外国势力无法立即切入,给了本地企业崛起的空间。然而传统工业呢?忽然改制之后,政府虽然摆脱了需要补贴和扶持的包袱,而由企业自负盈亏,但是传统制造工业还没有来得及完全甩掉多年以来低生产效率,冗繁的人员导致的沉重负担就面临国外高新技术企业的技术代差以及产品的降维打击,这时,刚改制的传统制造工业仿佛拳击赛刚上场的新丁忽然发现对垒的是拳王泰森,大多数这样的传统制造工业被一套又一套的组合拳打得毫无招架之力,致使无数的国有大中型工业一家接一家的倒下,并导致一段时间内大量失业下岗工人的生活困苦与社会动荡。在长沙,据笔者调查所知,仅有一家国有制造工业的改制可以说做到了成功,那就是成立于1946年的长沙电机厂,作为长沙仅存的老厂改制企业,保留了长沙电机厂这个历经75年的驰名品牌没有消失,从当年仅8500万销售额发展至后来上十亿的销售,经受了市场的残酷磨炼,这唯一的硕果可以值得长沙人的庆幸。

工业,作为大国的立国之本是毋庸置疑的,然而任由这一家又一家的传统制造工业的品牌消失是一个国家的悲哀,这些从40年代就立厂开工的企业打造了新中国发展的基础,每一个企业都积累了不可复制的技术沉淀与老一辈的技术匠人,而这,本是工业制造的宝贵财富。改革,我们可以接受阵痛,但是从这些传统工业品牌十不存一的结果来看,对传统制造工业的改革改制是存在问题的。我们并不否认九十年代改革的功劳,但是回头审视可以发现,本可以让改革做得更好,工业与其他行业不同,它本是需要长时间的市场培育与保护的,要想在全世界这个弱肉强食的黑暗森林里存活,政府必须要加大对传统制造工业技术的投入与保护。不应完全放手,任由企业的自生自灭,而应该区别于其他改制行业,给予更多政策上的鼓励与扶持,这样才有可能在每一个基础工业上有本国企业的屹立,而不会被他国掐住要害。

回到文章开头,我们在芯片上被美国掐住了咽喉尚且只是消费级产品的停滞和落后,还算不上国家的生死存亡。但是!从传统制造工业来说,仅电机行业的伺服电机来看,这是2025智能制造的根本与基础,一个智能机器人或者生产线的70%成本为伺服电机,不幸的是全国伺服电机的90%份额掌握在外国厂商手中。再从永磁电机来看,我国虽然成为永磁电机全球产量第一,但高端产品80%也被外国厂商控制。可惜的是,那些原本可能成长为松下、施耐德、ABB的电气制造企业已经在九十年代被时代淘汰,无法挽回,而硕果仅存的企业也在遭受外国企业的压制下举步维艰。如今我国周边区域战争风险指数成几何增长,在结合美国断供的事情,如果下一波敌人的遏制手段是从动力装置开始,我们将如何自处?第五代新时期的无人战争以及自动机器人我们将如何实现?当敌人采用技术代差的机器人来攻击我们的时候,那么我们就真的只能用血肉筑成新的长城来进行抵抗了。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资讯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联系我们

 

地址:中国湖南长沙市天心区新电路86号

邮箱: Sales@csdj.com.cn

这是描述信息

微信服务号

公众号二维码

微信订阅号

长沙电机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05019280号-1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长沙